落园 » 文字|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求知欲

好像相比于在人群中肆意的狂欢而言,我更喜欢一个人的安安静静。若说一个人独处最大的收益是什么,那就是自由和无拘无束地展现求知欲。

在前段时间的颠簸流离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周末,连睡衣都不换,就窝在家里的沙发和地毯上读一些文字。虽然我也会偶尔看看电影和视频,但是相比于这些真实的动像而言,我更喜欢打开想象力空间的文字。文字是不用那么拘泥的。我看的很杂,小说、新闻、纪实、段子。什么都看。有些看过了就真的忘了,有些看过了还能记住一些什么。

前面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历了一种消极的等待阶段。我其实蛮不喜欢这种被动的状态的,但是无奈,改变不了什么。去年仓促的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然后开始陷入一种患[......]

Read more


试图拿起的笔

多少次,拿起最舒服的笔,铺好最舒服的纸,选好最舒服的阳光,喝着最舒服的冷饮。如果音乐不能让我感觉它自然的存着、与我的心情共鸣着,那么不要也罢。

这笔,需要是不粗不细,不要太软也不要太硬。流利的下墨水,然后还不能太快的浸润干燥的纸。握笔的地方需要软软的,不至于滑走。最后,还得是纯纯的黑色。不要一点点杂色。墨水流下来,最好可以反射淡淡的阳光。

这纸,不能是纯白的,需要一点黄色,自然的黄色。不能太滑,也不能太糙。不能太软铺在桌上飘飘的,也不能太硬迎风都飘不动。

这阳光,不能是太晴的,要不没有云彩飘扬的味道。也不能是太弱的,要不就得打开灯光辅助。不能是太白的,刺眼。也不可以是掺杂太多杂色的,那就[......]

Read more


无意闯入...

偶然间,无意闯入一个孩子的轻博客,大概介于blog和微博之间吧,有长有短,跟长短词似的,约束少很多。

无意中看到这个孩子对于过去的缅怀,轻柔的文字之下,不知道有一段什么样子的故事。于是就这么冒昧的,把人家的轻博客从头翻到尾。我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虽然网络很发达,但显然很多文字并不是写给我们这种陌路相逢之人的。

好吧,我只能宣传一下这个孩子的blog,嗯,他有个专门写数学知识的blog。貌似最近在研究泛函,我就又没忍住读完了(还好就那么寥寥几篇)...

www.artofproblemsolving.com/Forum/blog.php?u=152939

我是有多么的八卦啊...唉。为什[......]

Read more


青藏行纪(二):夜之拉萨

温软如玉
拉萨,夜凉如水。晚风终于在九点日落之后,迫不及待的拂过行人的脸颊,试图解除帽子或者围巾的武装。是的,拉萨离天太近,阳关不用努力便可以刺穿层层伪装。偶有零星小雨,让人疑惑的看着白云飘飘的天空不知缘由。

DSC02747
The Potala Palace at night, Lhasa.

几番犹豫之后,还是拨通了电话,以继续白天未完成的对话。灯火辉煌的布达拉宫近在咫尺,从酒吧的露台上,仿佛伸出手去便可摘得。一下子唤起来小时候午夜非要拖着爸妈去摘流星的那种童真。那年的济南,夜空还是容得下流星雨稀里哗啦的飘洒的。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真不应该浪费在没有心灵回音的电话那一端。回忆起下午跑到极度具有小资调[......]

Read more


文字的风格

一份普通的结果分析报告被我硬生生的写了成一篇标准的实证计量文章,可怜那个给我耐心的一点点解释这东西为什么不work的人……突然间觉得也不过是一两年的时间就被一篇篇学术论文成功的毒害至深了。强迫自己坐下来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重新审阅那份报告,恍然觉得真的是不知所云。

顿时沉寂……本以为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一直是很好的,突然间才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尽如人意。倘若当时拿出来几分写blog的耐心,或许也不至于写成那么技术化。然后顿时开始怀疑自己的blog是不是也越写越失败,越来越没有耐心静下来好好的分析一个问题,用最最通俗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两日两次往返杭州,顿时感觉自己已然有了“住在上海、工作[......]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