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时间|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Protected: 外滩,大雨。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Password:


文字的风格

一份普通的结果分析报告被我硬生生的写了成一篇标准的实证计量文章,可怜那个给我耐心的一点点解释这东西为什么不work的人……突然间觉得也不过是一两年的时间就被一篇篇学术论文成功的毒害至深了。强迫自己坐下来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重新审阅那份报告,恍然觉得真的是不知所云。

顿时沉寂……本以为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一直是很好的,突然间才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尽如人意。倘若当时拿出来几分写blog的耐心,或许也不至于写成那么技术化。然后顿时开始怀疑自己的blog是不是也越写越失败,越来越没有耐心静下来好好的分析一个问题,用最最通俗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两日两次往返杭州,顿时感觉自己已然有了“住在上海、工作[......]

Read more


沉默取代依赖

近几日的上海秋高气爽,去没有时间和心情体会这样的美好。时间变成了最珍贵的资源,然后学会了在地铁里火车上写报告发邮件。一件件事情处理完,让自己渐渐的稍稍安心。

一切都还好说,工作永远是一点点做就可以做完,永远有一个backup option,也没有人会为难什么。到最后,发现自己是才是为难自己的罪魁祸首。突然间,一下子就想起那首熟悉的旋律,然后发现所有所谓坚强的防线一溃千里,冷冷的风直击内心。学会忘记,是比学会记忆更痛苦的事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保持沉默,或许比千言万语,更得个中滋味。

还记得吗   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海洋
你还记得吗   是爱让彼此把夜点亮
为何后来我们用沉默取代[......]

Read more


流淌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这一次从巴塞罗那飞回来的时候,特意留心了一下里程。嗯,第一趟4个小时,3000公里;转机后7800公里,加起来10000公里有余。若用时区来计算,则是东八区和东一区的差别,跨不过的时间。

转机在开罗,相比于大多数人的行程来说,这不是一个常见的选择。记得去开罗的时候,正好在暮色中飞过埃及绚美的景色。在飞机上,远远的望见尼罗河静静的流淌,却不知在哪里埃及法老们曾经娓娓地诉说。那一瞬,明知自己是过客,连签证都没有根本跨不过埃及的海关,可是下了飞机后还是贪婪的站在航站楼的落地窗前,不想放过一丝丝属于这片悠久文明的光芒艳艳。

有些歌词总会让人多[......]

Read more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记得初学此文,恍若已然是初中时代的事情了。时间的流逝,永远是有一点点无情的。有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懊悔,为什么当年没有多背一点古文——或许人就是这个样子吧,书到用时方恨少,当年或许难免逃离贪玩一词。可是,话说回来,倘若童年只是一场背书的记忆,那么又有什么美好值得回味呢?念及于此,这懊悔便也轻了好几分。

人总在成长,而所谓成长一词,或许恰恰包含了痛苦的味道。没有人是舒舒服服就可以得到经验的,要不我们也不会创作“吸取教训”一词了是不是?得到的时候,不免已然失去了了什么。如果人那般贪心,怕是会被“机会成本”一词折磨的死去活来了。既然失去了,必然是还有其他的在等待。故而,说一句不以物喜,却也不过分。[......]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