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模型|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一些观察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1. 关于研究方向。

读的paper多了,发现大多数人的研究路数无非两种:

  • 一种是锚定一个问题,然后用尽各种办法来看哪种可解。换个通俗的就是,车坏了,找出一堆工具来看看怎么可以修好。
  • 另一种则是,沿袭一套方法论的路数,试图解决越来越多的问题。通俗的讲,就是木工不满足于打打家具,还要去试试电工水工装修工。

你说孰优孰劣?没有高下之分。谁也说不好一篇好的研究到底是问题导向的还是方法论导向的。不过鉴于一般来讲方法论比较容易训练出来,所以有的时候看似包装的很漂亮的paper可能正是这个方法灵了然后倒回头来包装问题本身。

本以为这个只是看paper时候的[......]

Read more


≪统计学习精要(The Elements of Statistical Learning)≫课堂笔记(五)

鉴于我上周写的[笔记(四)]让很多人反映太枯燥、太无聊(全是公式...可是这就是笔记嘛,又不是写科普文),我努力让这周的笔记除了公式之外多一点直觉和应用层面的点评。

其实[笔记(一)(二)]中说了很多回归和分类器的不同了,那么在经历了线性回归方法之后,就来说说分类器好了。我原来一直觉得回归和分类器没有什么本质不同的...主要是最常用的分类器logit和probit都是我在学计量的时候学的,那个时候老师只是简单的说,这两个和OLS都是一致的,只是我们想让预测值在0~1之内所以做一下变换。而且我们那个时候也不叫他们分类器,而是叫他们“离散被解释变量模型”。前几个月的时候,看data min[......]

Read more


沿着数学的思维

有的时候会感慨,这个现实中的工作简直就是“毁人不倦”,各种工作永远是重复性无意义劳动居多,一个想法太fancy就往往不会被appreciate了。原来一个好朋友曾劝我,“今日的忍耐是为了有朝一日的 pay back”,总会有收获的时节的。但是我还是很悲哀的觉得,能不能让我不要觉得最近三年的知识积累都没有用呢?现在各种怀念写论文时候的快乐。

有个blog的好处就是可以不停的在whinning,然后若干年后可以看看自己当年到底在关注什么。刚才因为一位读者的留言翻到了两年之前学习复变函数时候写的一篇blog,看了看自己反而不记得那些是什么了。“留数”,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概念,complex a[......]

Read more


教育与科研精神

很少起这么大的一个题目,只是今天看到了一些“旧闻”,颇有种“有感而发”的情绪,所以就忍不住写下了这个题目。

文中提及的是OECD的PISA测试,我们先不管对于这个测试本身的争议,它大致反映了各国中学教育的水平。上海于2010年首次加入这个测试(共34个国家地区),结果自然“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China’s 15-year olds also took the test. They ranked 1st, 1st, and 1st.

猛地一看我还以为是发泄情绪呢,后来发现分别是三样测试的成绩。搜了一下关于pisa的新闻,关于这个结果的评论大多集中于这个测试到底可不可信。很多人觉得上海是[......]

Read more


自然实验,社会行为,etc.

老天原谅我在这个考试周前万分紧张的时间还奢侈的写日志吧。这篇日志起源于我今儿上午很奢侈的看了一会最新一期的AER。 我实在是太怀念AER红色的封皮了,想当年,天天泡在院里资料室的时候,几乎每一期AER、QJE、JPE都会翻翻,看看人家都在干嘛,虽然也知道这些期刊上的文章某种程度上都是有些陈旧的了,不过关注一下他们的idea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嘛。

没想到来这边之后,反而失去了不禁阅读这些期刊的机会。所以今儿看到AER的时候,那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溢于言表。

这期AER上有两篇文章很吸引我,至于详细的内容我列在英文博客上了(谁让我先打开了英文博客然后开始写东西呢?这里再把所有的东西都翻译一遍实在[......]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