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水|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又一次死亡

最近养了快一年的薄荷死掉了。这是我在上海养死的第二盆薄荷。这盆薄荷居然开了好多紫色的小花,可惜还是没挺过冬天。

第一盆养死是一直出差,没机会浇水,所以干死的。然后意识到那时的生活节奏弊大于利,果断逃离。这次是一时兴起浇了一些牛奶,本来是想补充一些氮的,结果适得其反...当我意识到薄荷叶的味道已经掩不住下面腐生生物分解蛋白质产生的含氨气体后,还是狠狠心丢掉了。

而我人生中养过的第一盆薄荷,是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它伴随着我度过了半载悠悠读书写论文的时光,为我的厨房探索贡献了很多美妙味道。而后却没办法把它带回国,只能遗憾的留在了阳台上...

DSCN0061
刚买来时巴塞罗那的薄荷

DSCN1002 (1)
三个月的茁壮[......]

Read more


冲绳几日:迎着台风的旅行

本以为九月中旬,台风已经过去。大概是上天想捉弄一下没见过台风阵势的孩子,干脆派出一个超强台风「三巴」来捉弄一下。

第一天下午的晴空万里直接变成了暴风雨前的美好幻象,第二天的微风阵阵还让人错觉是不是友善的招呼,直到第三天狂风骤雨侵袭,才明白原来不是开玩笑啊。好吧,作为一个没带相机且买了保险的人,我都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悲伤。时间总有打发的办法,比如躲在酒店里面吃吃高质量的自助,或者去20层的酒吧喝喝小酒抿抿夜色迷离的味道。可惜没有乐队助兴,安静的氛围缭绕、没有意料之外,便失去了欣喜的味道。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冲绳古名大概是琉球,到处充斥着琉球的印记。比如首里山上的旧时王宫,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