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耕不辍(?)

有的时候会问自己,这么多年一直维持着落园,是什么样的动机。似乎最好的答案就是翻翻过去的日志,然后对着过去的自己嘲笑一番。人总是会在某些时刻幡然醒悟,然后继续犯着让未来的自己嘲笑的错误。

这几天又是假期,百无聊赖,开始沉迷游戏。沉迷了两天发现玩游戏好累(打了一局《文明》真的是天都亮了...),然后改看书,穿插着饿到不行的时候抓点食物或者做点饭。可见我也不是什么上进的心态,看看闲书小说罢了,并没有心情看什么严肃文学。

看着看着书,就开始八卦心起,然后毫无理性线索的开始漫天查各种人物八卦,虽然知道过了几日或者几月就会忘了(我的脑容量好像格外小,不相干的事情忘的越来越快)。看着看着,就在想[......]

Read more


求知欲

好像相比于在人群中肆意的狂欢而言,我更喜欢一个人的安安静静。若说一个人独处最大的收益是什么,那就是自由和无拘无束地展现求知欲。

在前段时间的颠簸流离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周末,连睡衣都不换,就窝在家里的沙发和地毯上读一些文字。虽然我也会偶尔看看电影和视频,但是相比于这些真实的动像而言,我更喜欢打开想象力空间的文字。文字是不用那么拘泥的。我看的很杂,小说、新闻、纪实、段子。什么都看。有些看过了就真的忘了,有些看过了还能记住一些什么。

前面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历了一种消极的等待阶段。我其实蛮不喜欢这种被动的状态的,但是无奈,改变不了什么。去年仓促的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然后开始陷入一种患[......]

Read more


一些审视

大概有一个多月,一直在酝酿这么一篇文章。有很多的东西想说,却每每到口边欲言又止。总归沉淀的久了,该说还是要说说吧。

1. 关于大数据

我是莫名其妙的就被拽入这个领域的。虽然我也经常在一些不得不包装的场合不停的用到“大数据”这个词,但说到底我还是觉得它是硬生生的被炒作出来的。从2011年到现在,有幸在国内国外开了无数的跟“大数据”有关会议,有小有大,有偏学界有偏业界,可是越开越麻木。以至于到最后,我关心的问题就成为了几个:

  • 有什么新的数据被搜集了吗?(比如江南春去扫小区垃圾桶..);
  • 有什么新的领域被攻陷了吗?(比如某些传统行业,如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餐饮业、个人金融);[......]

Read more


两个有关小额贷款的东西:标会、阿里巴巴

不知道谁说的来着,洗澡的时候是最好的灵感来源,尤其是泡澡。大概是这个时候人比较放松,又不能干别的,所以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开始异想天开了。很多时候觉得泡澡麻烦,所以浪费了这么好的思考时间,真是……看来从今以后要乖乖的告别淋浴……

小额贷款大概是我唯一关心的和金融有关的问题。最近看了一些跟小额贷款有关的东西,很有意思~一个是标会,貌似最近被打击的比较厉害,说是有犯罪嫌疑。其实民间资本本身是个很好玩的东西,我觉得它属于“存在必有道理”的,只是需要一些机制来约束。先来看看这东西是怎么运作的(详情可参见CCTV2 经济半小时关于标会的报道):

举个例子,我们60个人大家在一起,起了一场1000元的会。1[......]

Read more


英文的神奇

可能是中文博客给过我种种神奇的经历了,所以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英文博客却是好玩的紧,总有一些事儿出现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

前几天更新了一篇日志,说的是我想写的一个题目,或者说我觉得足可以从本科毕业论文写到博士毕业论文的一个题目——如果我还有机会继续读下去并且打算拿到一个博士学位的话。没想到很快的就被某网站利用了,真神奇。如果不是trackback的机制,我估计也不知道原来还有如此神奇的事儿。可惜那个网站貌似是金融的,我在上面溜达了一圈实在没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而后灰溜溜的闪人了。

唯一有些疑惑的是,感觉那不是一个关于学术的网站……我就想难道我写的东西就这么的具有“广阔”的现实[......]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