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科学|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神作呀!Oh My God!

无意中在豆瓣上看到了一部号称神片的电影《偶滴神啊》,原名好像正是 Oh My God。赶紧找到看了看,真的是神片呀!

最近一直很心水印度元素,跟印度裔的partner聊天的时候都会对他们各种敬仰羡慕。信仰缺失是个问题,但是如果把信仰全部寄托在一些有形无心的事物上,那才是更严重的问题。

这部片子以喜剧的形式,欢笑的探讨了信仰问题。豆瓣确实是神评论的出没地,摘录一段故事:

释迦牟尼佛晚年涅磐时,魔王波旬对他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破坏你的佛法。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以达到我今天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佛祖听了魔王的话,久久无语,不一会[......]

Read more


我(对于统计方法)的一些偏见

Yihui写篇文章居然链到了我那篇吐槽文,瞬间亚历山大...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一定要文责自负么?

其实我经常会有些自我的偏见在那里,而且有时候明明知道这些偏见的存在不好,还是很难说服自己改变它们。

比如,最深的偏见就是我对于计量经济学,我实在无法从根本上接受计量经济学属于经济学的这个事实...我对于它从统计观点出发搞的“因果推断”始终加上一个引号。

再比如,计量经济学内,我偏见最深的就是时间序列分析,我实在无法从根本上接受时间序列分析居然可以做因果推断,这东西更多的是预测的意味嘛,和机器学习的观点很像...

再再比如,机器学习各种模型中,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些完全没有[......]

Read more


放不下的身段

今天在想一个问题,我们设计了那么多数据挖掘的算法,各种各样的、借鉴各个学科方法的,最终到底是想做什么?预测,从我的理解来说。那么这些算法都是想干什么呢?以我的角度,他们是在“准确信息未知”的情况下,通过一些其他的方法模拟一个可能的路径,然后给出相应的结果。这里,尤以“推荐算法”为甚。最简单的,“购买过此商品的顾客xx%还购买过”,就是一种基于群体行为来预测个体行为的思路,虽然不知道主导一个确定的个体选择的究竟是什么。这类思路下的算法还有一个好处,放诸四海而皆准,不用过度关心每个个体的特性,只知道一个群体的路径就好了。鲁迅先生说过,“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这里不禁引出来一个[......]

Read more


As a designer...

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因为周围的一票人都是学经济学的,所以跟他们没啥好显摆的,除了做中国菜让他们解解馋之外。然后我们不断的要做presentation,所以彼此间必然经常交流present的技巧。除了言语技巧之外,用来做展示的slides自然也是着重点之一。呃,可能久而久之,我就养成了一些小小的洁癖,比如用惯了latex之后看到word的排版就觉得难看,用惯了PS和illustrator之后再也无法忍受乱糟糟的图文混排……这一小洁癖集中体现在我的硕士毕业论文里。本科的时候毕业论文没什么可以修饰的,版式是规定的。可是硕士毕业论文要求有封皮,学校又没有统一的,所以我就很happy的自己design了一个[......]

Read more


被,被,被歧视了!

今天很不爽的被歧视了,其实的原因自然是那个旷日持久的话题——经济学是文科。我好伤心啊,伤心的缘故不是被歧视,而是被自己的父母歧视,无语。老爸一句“你们那经济学是文科”就让我有种恍然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好吧,我们整天解微分差分方程、讨论什么一致性的原来都是文科做的事儿。最让我无奈的是,我爸还附加了一句“你们又不做实验”。我,我,我说什么好呢?现在实验多热啊,到处都是实验,无论是田野实验还是实验室内的行为实验,至少都是实验啊……一句话就把我们打出地球了,哎。看来真的,从现在到经济学上升为科学的境地还是需要不断努力的。

话说回来,小小抱怨完毕(*^_^*)之后,我最近确实一直在想这个社会实验的[......]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