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美国|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美国搬家记(旧金山)

常年读落园的各位可能知道,我几乎从来没有写过跟搬家相关的事情——其实真的是没怎么搬过家。读书的时候去欧洲就一个行李箱子,然后回国又是一个行李箱,除了基本书之外,衣服什么的很少。然后初去上海工作也是一个行李箱。上海好处就是租房是带家具的(也好也不好,因为带家具意味着不能自己随心布置...),所以其实自己搬一些日常用品就好了。然后在上海的三年多的时间从来没有搬过家——我是真心懒,也是在上海的小房子住的太舒服了,完全没有搬家的欲望。

然后上海到san jose,跨国搬家。因为跨国,所以能扔的都扔了,剩下的打包了七八个箱子,由公司找的专业的跨国搬家公司帮我搬了,很清楚的记得从他们上门打包到结束只用了45分钟...然后到了美国发现很多东西确实真的没必要带,比如打包过来的若干衣服...加州实在是不冷,我带来的羽绒服至今还在衣橱里面堆灰,每年扔到洗衣机里面洗一遍...然后什么床垫啊这种大件都是网上买的送到家门口,也没什么搬家的痛苦之说。

这次从san jose搬到三藩是我二十多年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自己搬家。搬家的理由不赘述了,简而言之就是,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生活在农村的被惯坏的孩子,表示实在是不适应美帝大农村的生活(能步行我真的不要开车啊!)。一年的时间快把我折磨疯了,每次出门去什么纽约啊波士顿啊上海啊特拉维夫啊,都是开心到要死。于是痛下决心,去年的冬天开始看三藩的房子,然后寻寻觅觅了两个月终于找到了满意的公寓(美国叫apartment,是由一个公寓管理公司统一管理的公寓社区,并非私人出租)。一月份签下lease,因为是全新的公寓(一直在建设)所以拖到四月上旬才得以顺利入住...其间各种等待的焦灼不表。(可以另外写一篇找房子记了,我感觉无论是上海还是三藩,我找的房子还都是自己比较满意的)

还记得终于熬到来拿钥匙的那天(一个阴雨绵绵的周六),各种厚颜无耻的撒娇卖萌找了一位男生朋友帮我搬东西、以及在订的新家具的送到时候帮我看着什么的(传说中的湾区男生很多我反正是不信,找个男生帮忙真的很不容易!顺便新技能习得:撒娇卖萌)。(没有八卦,对方是有主的,我只是真的找不到人帮忙了...)

然后三藩的新房子和san jose的旧住处之间有三周的重叠,这样我就可以慢慢搬东西而不用着急。这段期间,印象最深的就是眼看着我的小Fiat的里程数刷刷的上去(单程50迈起,往返就是100迈啊!),两个月的时间几乎跑掉了过去四五个月的里程量。Fiat这车是众所周知的小,就算把后排座椅放下去也没多少空间可以堆东西。于是我常年的出差标配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两个28寸的行李箱+一个20寸的行李箱。搬家的时候开始翻箱倒柜的整理(或者说扔东西),才意识到自己在短短一年居然也攒下这么多琐碎的东西。边扔边整理,每次填满三个箱子收手,也居然陆陆续续的跑了四五趟才把零碎的东西都整理好(什么餐具啊,书啊,文具啊,化妆品啊,小电器啊,还不算衣服鞋子这种)。这个过程不停的在感慨,不要买东西了!然后边感慨边记录着一堆要买的东西的清单,什么沙发啊桌子啊这种大件就不说了,连热水壶这种我都想趁机换个新的(然后就买了个象印...哎),于是几张信用卡刷刷的就被我刷出历史新高。但是!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看着整理好的新家,各种摆设舒舒服服的,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我一直觉得,在上海我的潜在的女汉子属性被极大的压抑了——人工便宜啊,很多东西不需要自己动手,找人来干就好了。到这边,看着我信用卡居高不下的账单,咽了咽口水,只能自己动手省些人工费了。譬如家具,除了沙发这个大件我是真心搞不定,桌子什么都是自己装的。我又不怎么想买宜家,所以看了无数家具寻寻觅觅了无数排列组合之后,每次有新家具到手都是一番痛苦并快乐的组装过程(真的,相比于其他家的家具,宜家的是不能再简单了!)。还好这是个细水长流的过程。于是简单的记录一下:

  • day -30 到day 0的空空如也
  • 到day 1有了沙发和梯子(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 到day 7有了吃饭办公两用的桌子(房间空间不大,所以只能一张桌子;然后看到cb2的独特设计觉得就是它了)、和衣帽间的整理柜
  • 到day 14 有了地毯、shoe bench(门口可以坐下换鞋子顺便下层储存常用鞋子)和coffee table(此处有个关于创新的故事),以及一个挂在墙上的非常geek的表(此处暴露某些隐藏属性)。还买了一些新的餐具(茶具),此处其实是略微奢侈...
  • 到day 21有了bar stool(因为桌子是高脚桌,所以椅子也只能是配高脚凳)、有了浴室里面的架子、有了化妆台上各种整理柜、有了沙发后面的架子(又有一个关于创新的故事),还有了一些简单的室内装饰。
  • 到day 28有了自己琢磨出来的end table,有了无印良品的懒人沙发,重新布置了桌子的电源走线。

[......]

Read more


重读《凯恩斯传》(二)

昨天读了一大半,剩下了一小半,今天继续。

凯恩斯毕竟还是以经济学家的身份为大家所熟知的。以前读书的时候经常感慨经济学真的是什么都学,除了经济学原理本身之外,我们还得学历史、哲学、(天文)地理、政治、法律、数学、统计、计算机,甚至于物理——有些思维总是想通的不是?大概就还跟化学还没啥交集吧,连生物都有交集(一是跟生统和流行病学什么的有交集,二是跟神经经济学有交集)。

学的乱七八糟其实对于人脑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这也是我觉得为什么在西方教育体系下面,其实人文学科是比较难学的。对于理(工)科来说,极度的打磨抽象和逻辑思维能力是最主要的训练,而对于人文学科则有点考验见海纳百川的功夫——如何[......]

Read more


笔记:美国的个人所得税

前几天第一次完成了在美国的报税。因为是跟着公司搬过来的,所以有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帮我来报税。其中需要我自己做的事情其实不怎么多。只是收到四大发过来的厚厚的72页的报税表格之后,我还是饶有兴致的学习了一番这个税是怎么算的(其实主要是因为要补税,所以在心疼我的钱...)。

以前说过,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和中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征缴的方式。中国的个税是在发工资的时候就按照累进税率由公司代扣了,以单人单月单笔工资收入为基数计算;而美国的税则是以家庭为单位,代扣数额需要填一张生活负担表(w-4),然后按照预期的年度收入税总额平摊到每张工资支票。这个税虽然也是由公司代扣,但是每年会有一个多退少补的环节——[......]

Read more


美国婚姻法的一段历史(1840-1850)

今天扫paper扫到一篇关于美国婚姻法变化的。全文可以在作者网站上找到。

Bankruptcy and Investment: Evidence from Changes in Marital Property Laws in the U.S. South, 1840-1850

Peter Koudijs, Laura Salisbury

We study the impact of the introduction of a form of bankruptcy protection on household investment in the U.S. South in the[......]

Read more


Constitutional Law by Yale 听课笔记(一)

Coursera上期盼已久的一门课,终于在春天开课了。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法律学的太差了,或者说没受过专业的法学训练(其实还应该补一下accounting,可是我实在是懒的去考CFA)...需要恶补一下。所以这门课比较适合我的需求。去年本来计划修完世界史的那门A History of the World since 1300,结果后面各种走神...台大的《秦始皇》倒是听完了。现在不贪多了,争取听好这一门。

写笔记纯粹是为了强迫自己听课...给自己列几个简单的目标:

  • 了解美国的宪法基本知识和相应的社会制度
  • 了解诞生这样宪法的历史背景
  • 了解后面一步步的修正过程
  • 逐渐思考,这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