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自然实验|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新媒体营销中随机分组实验的失败

这个话题可以很深,我这里只是随便写写。当然我也不去定义什么是“新媒体”了...基本上下面可以视之为社交网络媒体。此文纯属若干无知的随便念叨,内行请无视。

记得原来在做社会实验的时候,最头疼的就是网络效应——这东西会让你的随机分组失效。如果网络扩散是均匀的也就罢了,这东西还不均匀,搞得随机分组基本上被破坏殆尽。今天和做社会网络营销这块儿同事聊起,发现他们在新媒体营销上也是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传统的A/B test基本失效,因为control组会被极大程度的“污染”。和电视营销的地理隔离还不一样,社交网络是无孔不入的...

但是偏偏,我们还是希望可以利用这样的网络效应的——主动的传播岂[......]

Read more


社会实验的特殊性(一)

“实验经济学”这个名词儿可能很多人都觉得蛮耳熟的了,此外社会实验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业界都蛮热的。鼓捣出来个什么东西,总要做个实验有个对照才好说效果什么的是吧~

最近一直在想,社会实验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特殊性?可能和自然实验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反馈回来的是依据人的决策而表现出来的行为,而不像自然实验那样是有既定的物理化学反应过程的。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研究人们的行为的时候,便多了一些更高层次的考量——毕竟人是有思维能力的高等动物,简单的生物学上的“反射”行为可能并不足以完全的解释人们行为的多样性。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economics特别有意思的缘故吧:从工具的角度,我们大量的应用数学、统计[......]

Read more


自然实验,社会行为,etc.

老天原谅我在这个考试周前万分紧张的时间还奢侈的写日志吧。这篇日志起源于我今儿上午很奢侈的看了一会最新一期的AER。 我实在是太怀念AER红色的封皮了,想当年,天天泡在院里资料室的时候,几乎每一期AER、QJE、JPE都会翻翻,看看人家都在干嘛,虽然也知道这些期刊上的文章某种程度上都是有些陈旧的了,不过关注一下他们的idea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嘛。

没想到来这边之后,反而失去了不禁阅读这些期刊的机会。所以今儿看到AER的时候,那种久别重逢的兴奋,溢于言表。

这期AER上有两篇文章很吸引我,至于详细的内容我列在英文博客上了(谁让我先打开了英文博客然后开始写东西呢?这里再把所有的东西都翻译一遍实在[......]

Read more


维基百科被“墙”后启发了经济学家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是能无意间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比如今天本来只是在看传说中的复旦青年学者宋铮发表了一篇AER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美国经济评论》,全世界最好的经济学学术期刊),但是无意间却发现了一篇已经通过AER审核待印刷的文章,那就是《群体规模和贡献激励:在中文维基百科上的自然实验》(Group Size and Incentives to Contribute: A Natural Experiment at Chinese Wikipedia)。乍看这个题目,挺学术的嘛,其实就是研究,在中文维基百科被“墙”了之后,贡献者的一些变化啊什么的。这篇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