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自由|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理想国

上小学的时候,思想品德课是由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兼上的。那个时候,老师最喜欢问的就是:

同学们,你们长大之后的理想是什么呀?

众口一致的,“科学家”。现在想想,那是一种惊人的一致。我不知道是一种长时间的自上而下的洗脑使然,还是一种”不能离群“的压力导致大家不说真话。

上初中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思想品德这门课程,只是在一些场合中老师还是会偶尔地问起相同的问题,却也不是必答题了。那个时候开始有了一些自我意识的萌醒,觉得大家都要当科学家我才不要当科学家呢,我要当企业家。现在想想也是另一种可笑,我至今也没搞懂企业家是什么东西。

后来继续成长,然后慢慢的知道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事情。经历[......]

Read more


Les Misérables - dream back to Paris

一句话评价: It made my day.
再罗嗦一句的话:我真的经不起诱惑,朋友一条短信就成全了我这个完美的周末。

看到影片结束,才恍然意识到这是Hugo的著作...我说为什么觉得名字那么似曾相识,又为什么对着这两个法语单词不觉得陌生。当年在巴黎的Panthéon里面,毫无意识的就走过了雨果的墓穴,然后被朋友提醒才恍然间如梦初醒,一路小跑奔回雨果墓棺前,呆呆的愣了好久。

Les Misérables也上映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一直没有特别想着去看。如是没有靠谱朋友提醒,我怕就会错过了吧。还好,运气不错。进入电影院,一开始稍稍有点茫然,后来开始渐渐的喜欢起来音乐剧的唱腔。没有想到[......]

Read more


换一种生活

在酒廊听歌,看着窗外穿梭的车流和旁边言语不休的人群。金碧辉煌下的脆弱。

在书吧写字,看着窗外走过的一家三口和旁边指尖飞舞的人群。简单平实之上的坚强。

DSC01040

现在,学会了用妆容伪装自己,开始挑剔衣服和场景的搭配,最后还不忘喷一点软软的香氛;而以前的自己,素面、抓起衣服就敢出门,也分不清香水之间的区别,也觉得弄一身香味太过做作。

现在,开始各种丢小东西,出门的时候总是忘带各种用品,稀里糊涂的扔到包里一堆东西就夺门而出;换作以前,提前收拾箱子不说,什么东西大致都是计算好了装起来的,永远不会突然发现缺失什么。

现在,不用思考、就可以合理搭配各种交通工具,最短路径跑到浦东机场或者虹桥火车站;以前,[......]

Read more


机会成本

感觉最近好忙,难道是一开始工作就是这个样子么?有的时候在想我或许真的不适合工作,多多少少总带有一点象牙塔里面出来的完美主义倾向,喜欢把事情尽量做到极致……而我又是一个特别喜欢负责任的人,所以感觉很多时候把自己搞得好疲惫。今天早晨没有闹铃,就一睡不醒了……难得的周末啊。

最近深深体会到了机会成本这个概念……顺便广告一下,如果有人对HKUST的RA职位感兴趣(偏微观经济建模)或者有志于攻读那里的econ/management Ph.D,可以联系我转发一下相关信息。因为这个职位有一些细节上的要求,所以我就不在这里直接全贴出来了。Email中详谈~

前几周大把的空闲时间的时候,就各种催Yihui兄[......]

Read more


孤单的狂欢

[注:本文写得颇为偏激,请戴着有色眼镜自动过滤过激字眼,不胜感激!]

记得很久之前,有句歌词似的东西,写的很好: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忘记了来源是哪里,但是此时此刻,凌晨三点,我却难以入眠。而这一切,只有一个原因:兴奋,为了一个reseach idea的兴奋。此时此刻,正是我孤单的狂欢。

我真的怀念,三年之前,与经济学相逢的那个瞬间。那个时候,当乔岳老师翻开范里安中级微观课本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而且一无所知的小女孩,被牵着手领进了当代经济学的宏伟殿堂似的。直到此时此刻,依旧怀念那种慢慢迷恋上经济学的感觉。如果要我在facebook上填relationship[......]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