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过去|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飞蛾扑火

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壮烈过,我好像从小就是一个偏理智的人。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而现在可以越来越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少过于激动和兴奋,甚至怀疑是不是肾上腺分泌失调了,赶不上兴奋的速度,于是就越来越安静了。

火对于飞蛾,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在明媚地摇摆,还是炙热地拥抱,还是忽明忽暗地眨着眼。我不曾经历,自然也无法理解。我不知道飞蛾的眼球是什么构造,会像白鹅那样看什么都是小不点,还是像青蛙似的只能感触移送。我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执念让飞蛾奋不顾身地飞向火焰,然后燃烧,燃烧,任自己的灰烬和火苗的烟迹混成一缕。

然而扑过了,就过了。此种心迹不会再被复制,也不会再去扑火。伤痕累累,无人幸存。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

觥筹,可以交错;时光,难以纵错。

我们各自选择人生路。或务实,或激奋。

我们各自欢笑,各自哭泣。相互艳羡,相互远离。

唯有那暖暖的烤串,才是大冷的冬天心头挚爱。多少年,没有尝过这样的味道了。

DSC07275

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那年的青葱岁月。再也无法理解彼此,为何欢笑,为何哭泣。

不曾相交的圈子,不曾协同的节奏。同样的天空,同样的雪花,同样的风声,不同的追寻。

用那些魔都的灯红酒绿,挑逗着帝都的神经。始终,再也没有那份耐心,安然的理解彼此。

得到的,失去的。祝福着。我们相遇,在海角天涯。

我,已然不懂,你们的世界。你们,已然悄悄,放弃关怀。一声声寒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