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随机实验|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最近几篇社交网络分析 (SNS)

最近关注了一下SNS这边的研究,主要是Linkedin, Quota 和 Facebook。

先贴一下链接:

简单提纲挈领一下这三篇都是干啥的。

  • linkedin那篇主要是说在一个社交网络中,设计一个随机实验是比较困难的,主要是有"溢出效应(spil[......]

Read more


一些实验设计的小聪明

主要是最近看到了一系列相似的文章,就忍不住说说这一系列文章的好玩之处。这一系列的文章主要是用假的CV来投简历,然后根据HR的电面反馈来探究CV中不同因素对于求职者的影响。当然一开始最关注的就是是不是就业市场中间有性别歧视——即给定两个能力一模一样工作经历也类似的,一男一女,难道女生会因为性别原因而遭受歧视么?

鼓捣出来这种折磨我们亲爱的各大企业HR的方法的就是芝加哥大学的Bertrand, Marianne和Mullainathan, Sendhil (其中后者已经转战到哈佛去了),以及他们那篇著名的AER论文:

Bertrand, Marianne and Mullainathan,[......]

Read more


互联网广告评估的“不可能定理”?

题外话若干。本来是打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吃饱睡饱看奥运的。结果想起来有个电影还没看,搜了一下居然已经上映了,果断下手抢票。可怜唯一的一个场次还是晚上十点半,索性先写点东西再出门看电影嗯嗯。这么晚了,只能一个人去看了,真伤不起啊~

继续说Rao的paper。和昨天说到的那篇相关,这里还有一篇working paper也是在说在线广告的评估问题。

On the Near Impossibility of Measuring Advertising Effectiveness (joint with Randall Lewis)

先看paper中引用的几个数字:

1. 每天,[......]

Read more


那些埋伏在互联网公司的经济学家....

嗯啊,自从著名的微观经济学家Varian跑到google兼职之后(话说Varian这厮最著名的八卦,就是自己在买新彩电之前,各种搜集数据建立模型,然后经过各种最优化选择了最佳时点入手...不就是买个电视嘛,至于这么学以致用嘛~),经济学帝国主义展露出其雄心勃勃的志向——无底线的渗透到各个行业各个环节。有的披着数量分析的外衣,有的带着策略决策的高帽,总之就是各种高端各种名正言顺。然后看看他们发出的paper嘛,什么呀,还是economists这群人自己的逻辑规则。哎呀呀~

最近看AEA系列的文章,发现了两位埋伏在互联网公司的大神,Justin M.RaoDavid H. Reiley,貌似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