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飞机|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青藏行纪末:回家

DSC04884-r
Sunset at the Fewa Lake, Pokhara, Nepal.

或许在一个地方呆久了,总会多少觉得厌倦。一样的,出来旅行久了,也会开始疲惫,想家了。

加德满都-昆明-上海,一切提前的计划都作废了,只想以最快的方式回到家里,舒舒服服的冲个热水澡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用担心第二天是不是需要拎着个旅行箱子继续奔赴下一个目的地。安定的感觉。一出来就两周了,时间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流逝着。需要turn off vacation mode,回到一种正常的节奏中来了。

作为一个曾经合格的飞客,「一上飞机就睡着、一发餐食就苏醒、迅速解决继续睡」的良好传统依旧保持着。看来飞机上睡觉已经深深的写[......]

Read more


青藏行纪续:一路向西(六)-重回加都

懒懒地睡起来,远处的山依旧是雾蒙蒙的。揉揉惺忪的眼皮,调戏一番落地窗外撞死的虫子,然后整理东西,顺便整理心情,准备重返加都。

DSC05163
Kathmandu, Nepal.

为了「不走寻常路」,我们尝试着骑自行车后面还拖个箱子,一路喝彩声不断。不时停下来喝杯果汁补充能量,任时间慢慢的流逝、流逝。最后颠簸了一番终于到了破破的小机场。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小的飞机,各种新奇。

DSC04998
"Private Plane", From Pokhara to Kathmandu.

颠颠的半个小时之后,就飞到了加都。各种不适应机场的简单快节奏,最后居然也顺利的拿到箱子走出来了。呃,还挺神奇高效的。于是果断回到宾馆,扔下行李[......]

Read more


up in the air

很久之前就听说有部电影叫做《在云端》,英文对应 up in the air,亦有悬而未决之意。平时忙忙碌碌的,也抽不出时间完整的看部电影。难得周末在家,于是果断去看一下。

只能说,这部电影现在看真的是治愈系啊~ 想想过去两周我的生活,每2~3天换一个城市,接下来还是会如此。各种时空错乱感。而电影里的主人公Ryan,则是一年有322/356天在云端飞来飞去,不是在机场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跟我经常戏谑自己,上海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机场和火车站有异曲同工之妙)……然后,一切都定格在他成为了第七个拿到终身白金、hit 10 millions miles那一刹那。是啊,有句话很残酷:

这世间痛苦的事有两种[......]

Read more


真的有那么忙吗?

最近,经常听到“我以为你很忙”类似的话,一方面是朋友们出于一片理解的好心,另一方面也是有的时候我会无意的忽略很多事情。但是,平心而论,真的有那么忙吗?

是的,我总有很多时间是浪费在路上。尤其是在机场,总是会不知不觉消耗掉很多时间。但是当我在飞机上安然睡着的时候,是不是突然间觉得时间流逝的特别可惜?两个小时,足够看一本书,或者写一篇报告,或者……

最近连续看了很多TED视频,一方面是学习他们的知识,一方面也是学习他们的演讲技巧——怎么样把一个很“深奥”的科学发现用简单的语言在很短的时间内打动听众?然后,言语的组织,还有幻灯片陈列,信息的选取(你关心的 or 你最得意的 ≠ 听众最感兴趣的),[......]

Read more


健康为先~

这两天无聊在网上翻帖子,然后有人说他一年飞了200+航段,也就是至少隔一天飞一下……然后,下面跟贴的各种提醒他注意身体健康。呃,然后才恍然意识到,原来飞机会对人体有这么多伤害。辐射、高压,基本没啥好事儿。

飞机从高空急速下降引起鼓室内外压力差值过大,所造成的中耳损伤,可称耳气压伤或航空性中耳炎。

飞机常客所接触到的辐射量,相当于一个普通人在一年内照肺170次,机组人员每年所吸收的辐射量,比接触核物料的工人还高,影响飞机的辐射来自太阳,在高空因为大气层较稀薄,阻挡辐射的能力较低,乘客因此更易受到太阳辐射。

所谓“经济舱综合症”是指在经济舱,旅客只能长时间坐在座位上,造成腿部血栓,血栓进入心[......]

Read more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