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经济、IT观察与思考|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央视的纪录片们

最近发现这些年央视还是兢兢业业拍了不少好的纪录片。从《我在故宫修文物》《乾隆的秘密花园》,到《大明宫》,到《圆明园》,以及如实记录现代的《超级工程》、《航拍中国》。虽然穿插着看起来有种穿越时空的错乱感,但是每一部还是都让人看得心情跌宕起伏。比较讨我胃口的是这些纪录片基本以记录为主,很少带有主观的判断意见,基本都是客观事实,让读者自己去形成判断。

若说不足,怕就是这些纪录片只来得及选取最耀眼的明星,而中国历史中值得细细记录的实在是太多了。还记得初中高中背历史背得那般辛苦吗?每一句其实都是浓缩了几百年的故事,哪里会有那么容易。若说我不喜欢的历史教育,怕就是带有太强的主观色彩。不过历史教育在那里都[......]

Read more


全球化的受益者

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我会这么坚定不移的支持全球化。这不是一种理性客观推断下的结论,不是从国际贸易和资本流动性角度给出的全局均衡解,而其实只是我自私自利的个人选择。为什么,因为我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啊。

每每看到抨击全球化的文章,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直觉上从我的经历来讲如果不是全球化我就不会xxx。其实是这是一种极为偏颇的表达方式——作为一个天天在数据分析里面抨击选择性样本的人,我居然没有很好的意识到我只是在拿自己这一个特殊的样本来说事。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这归咎于我们常年接受的偏颇语文表达的训练方式,议论文需要举例说明,比如深受高考荼毒的“万能司马迁”。举例说明其实就是拿那些最特殊的点来说事,然后我[......]

Read more


平行时空的分裂

<本小说纯属虚构>

6:30,格林定的闹钟响了。格林揉揉惺忪的睡眼,闭着眼睛抓到了床头的手机,然后眯着一只眼迅速扫了一下今天的日程。看到两个星期前就已经定好的八点钟和伦敦的视频会议,格林无奈地告诉自己,该起床了。其实格林昨晚定闹钟的时候已经过了一遍今日的流程,多少为早晨的会议做了一些准备。可是睡了一觉好像什么都忘了呢。

格林洗漱完毕,差五分七点出门。早晨的五分钟远远比晚上的五分钟关键,万一路上耽搁了,八点的会议迟到了可是不好。早到五分钟还有时间去拿杯咖啡,这样视频里看起来人也没有那么憔悴。格林出门前花了十秒钟审视了一眼落地镜里面的自己,还可以。果然,把衣橱里面日常通勤的衣服全部[......]

Read more


交集

年少多梦的时候痴迷一句话,什么“我们是两条直线,过了唯一的交点只会渐行渐远”。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这么沉迷于一个二维的平面空间,而后来才知道在三维世界中不是平行线也可以永不相交。

慢慢地长大了、变老了。开始不住地思考其他的问题,比如为什么用直线来刻画一个人。明明可以不是直线的,明明相逢的人真的会再相逢。经常感慨很多事情真的是殊途同归,而归咎原因大致还是物以类聚吧。周围的人其实总是跟你更像的人。有着相同的目标,早早晚晚都会纠缠在一起。

而那些直线,更多是因为年少的时候大家只是被动的被外力(或者初始值分布)聚在了一起,并没有太多自主选择的权利。只有成长带来的自由选择权,才最终引领大家走向不同的方[......]

Read more


飞蛾扑火

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壮烈过,我好像从小就是一个偏理智的人。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而现在可以越来越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少过于激动和兴奋,甚至怀疑是不是肾上腺分泌失调了,赶不上兴奋的速度,于是就越来越安静了。

火对于飞蛾,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在明媚地摇摆,还是炙热地拥抱,还是忽明忽暗地眨着眼。我不曾经历,自然也无法理解。我不知道飞蛾的眼球是什么构造,会像白鹅那样看什么都是小不点,还是像青蛙似的只能感触移送。我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执念让飞蛾奋不顾身地飞向火焰,然后燃烧,燃烧,任自己的灰烬和火苗的烟迹混成一缕。

然而扑过了,就过了。此种心迹不会再被复制,也不会再去扑火。伤痕累累,无人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