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事儿关经济|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看起来越来越有意思(bù kào pǔ)的研究

本来想说说一月份这一期AER的,结果看到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Applied Economics就忍不住先笑了。看完这一期AEJ的摘要再去看了一宿神探夏洛克第三季,瞬间感觉欢乐的好满足...

AER一般还是有一些理论文章的,所以有的时候感觉还是,有点艰涩的无聊着,毕竟现在的理论研究都是marginal contribution,不是那个圈子里一直浸淫着的其实不是那么关心他们又搞出来什么小突破。AE专刊则全是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应用研究,尤其以田野实验居多...所以看起来欢乐比较多。

大家可以围观一下这些发现(这期是health专刊么?)

  • Dy[......]

Read more


说说我所认识的“最小二乘君”(配图版)

由于近些年常常跟搞数据分析的人混迹在一起,所以很多时候说话方式有点偏向机器学习了...顺便心里暗暗的忧伤一下当年的心路历程(不知道我的基本轨迹的可以先去看看CV..)。这里聊作一二记录,讲讲我所认识的“最小二乘法”(下称最小二乘君)。那个,语言稍显浮夸,大家随便看看哈,别较真。

<锲子>

是写小说的时候大家都兴先来个“锲子”么。7年前,我还是一个年幼无知的大学新生儿。当时我们系开了两门传说中各挂50%的数学课:微积分和线性代数。同学们大都学的死去活来,我也学的死去活来,一度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其实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当年为什么学的那么痛苦,现在随手用个微积分貌似都很水到渠成的样子。嗯,可能是老师授课方式不够好吧。那年直到期末考试,我也不知道我学了一年的微积分有什么用处,除了背下来少数的几个证明推导和学会了一堆算微积分的“技巧”之外。

从前有棵树,叫高树,树上挂了很多人……挂了很多人的高树...

线性代数也是一样的。当年翻看某本计算机类入门书(可能是算法与数据结构),前言一开始就是一行金字,大意是“矩阵论是当代计算机基础×××”。然后翻翻后面的果然看不懂,于是默默的去图书馆把这本书还了,然后借了一本黄皮的泛着金光《矩阵论》回来。同样悲催的,啥也没看懂,然后默默的放弃了我在这个领域深修的打算,乖乖的回去上必修课了。(所以我当年学习高级计算机知识的一腔热情就被这么无情的浇灭了哇!果断考完当时的计算机等级考试——C语言和数据库就扔掉编程了...)

线性代数一直学到最后,我还是以为这东西就是来替代“高斯消元法”解联立方程式的...什么特征根啊,奇异值分解啊,格拉姆-施密特正交化啊,直到最后我也没明白是干嘛用的,除了会算几个数之外...没想到,那日一别,重逢已是花落花开好几轮之后...当真是良辰美景虚设!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乡遇旧友,而这厮竟和日后的最小二乘君紧密相连,难分难舍。

138112_091242423086_2良辰美景虚设

[......]

Read more


新媒体营销:社交网络的口碑效应与广告投放策略——一定要投放给大V么?

这期AER里面的一篇paper看起来蛮有意思的——

Word-of-Mouth Communication and Percolation in Social Networks, by Arthur Campbell

整篇文章非常technical,纯纯的theoretical research。不过有些直觉和结论蛮有意思的。我就试着小小的讲解一下直觉。

设想这么一个情景:有一家厂商试图向一群人推销一样商品,幸运的是他知道这个网络的结构,所以作为新媒体营销的一次尝试,他决定暂时不采取大范围投放广告的方式,只接触部分人然后依靠大家的口口相传进行产品营销。只有获得该消息的消费者才可以购买[......]

Read more


复习一下Advanced Macro...

今天来上班的路上依旧堵的一塌糊涂...然后一路就在琢磨这个信息不对称到底会有多严重(洗澡、堵车、睡觉前一向是灵感多发时段)。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某几个models(表示这几个models是在BGSE时候最喜欢的professor教的,所以无论如何也忘不掉...可见一个好的professor是多么的重要,一下子把我扯后腿的宏观拉到了三高平均水平),复习一下。

Competitive Equilibria and Social Planner's Problem

Economic growth model中的经典问题就是自由市场竞争均衡和中央决策者选择的社会最优。很多时候这两个解出来是一致的..[......]

Read more


Poverty Action???

曾几何时,我也被忽悠的一直对Poverty Action一类的组织很感兴趣。说白了,就是World Bank之类的组织和Harvard、MIT等一些高等学府里面的一群人打着扶贫的旗号跑到非洲去,然后开始各种各样的field experiments...当时有申请过J-PAL(幸亏没有得逞...),全称为The Abdul Latif Jameel Poverty Action Lab,网址为http://www.povertyactionlab.org,做的东西就是:

it has grown into a global network of researchers who use r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