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园 » 事儿关经济|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一些实验设计的小聪明

主要是最近看到了一系列相似的文章,就忍不住说说这一系列文章的好玩之处。这一系列的文章主要是用假的CV来投简历,然后根据HR的电面反馈来探究CV中不同因素对于求职者的影响。当然一开始最关注的就是是不是就业市场中间有性别歧视——即给定两个能力一模一样工作经历也类似的,一男一女,难道女生会因为性别原因而遭受歧视么?

鼓捣出来这种折磨我们亲爱的各大企业HR的方法的就是芝加哥大学的Bertrand, Marianne和Mullainathan, Sendhil (其中后者已经转战到哈佛去了),以及他们那篇著名的AER论文:

Bertrand, Marianne and Mullainathan,[......]

Read more


从激励相容说起市场营销

以下为某天早晨打车来上班的十几分钟路上乱想到的,海涵。
---------------------------
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被microeconomics毒害太深...整个思维体系全是架构在其之上的,不管是最简单的供求和弹性之类,还是更强调互动的game theory...相比而言,我的macroeconomics直觉就差了很多了,除了能偶尔侃侃税制、社保和房市,我实在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关注的宏观经济动向。

大家都在一窝蜂的挤入金融市场,各种各样纷杂缭乱的手段都有,真是集各学科智慧于大成。所有人都在预测、预测。其实预测和信息这东西,只有在“你先于市场知道”的时候才有价值,你知[......]

Read more


读书越多,被“剩女”的可能性越大?

今天例行的刷Marginal Revolution,果然发现一篇比较好玩的paper

Housewife, “Gold Miss,” and Equal: The Evolution of Educated Women’s Role in Asia and the U.S.

简而言之呢,就是作者在好奇,为什么亚洲国家高学历的黄金剩女越来越多?嘻嘻,这也是作者Tyler Cowen 的Job Market Paper。虽然数据不涉及中国,但是眼瞅着韩国和日本现在的景象大概就是中国几十年后的必经之路,所以看看也是挺赏心悦目尤其是有借鉴意义的。

2010827112221图片与正文几乎无关...

我就勤劳的翻译一[......]

Read more


我(对于统计方法)的一些偏见

Yihui写篇文章居然链到了我那篇吐槽文,瞬间亚历山大...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一定要文责自负么?

其实我经常会有些自我的偏见在那里,而且有时候明明知道这些偏见的存在不好,还是很难说服自己改变它们。

比如,最深的偏见就是我对于计量经济学,我实在无法从根本上接受计量经济学属于经济学的这个事实...我对于它从统计观点出发搞的“因果推断”始终加上一个引号。

再比如,计量经济学内,我偏见最深的就是时间序列分析,我实在无法从根本上接受时间序列分析居然可以做因果推断,这东西更多的是预测的意味嘛,和机器学习的观点很像...

再再比如,机器学习各种模型中,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些完全没有[......]

Read more


安逸的富二代

听着听着音乐,突然间想起一个人,索性捉起笔来,描绘一番。

想说的这个人是我曾经的一个客户,那还是那个上海温暖的象夏天的秋天,也是那个出差跑到陕北冰冻的象冬天的秋天。那是第一次去到陕西榆林的客户那里,第一次自然什么都不顺利,客户基本不怎么搭理我们,一副给你们个机会来办公室喝杯热茶就不错了的姿态。那个时候,可谓见识透了做市场的人的嘴脸变化之快,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被人拿住当作了把柄。事后,还在那里费尽心思的揣摩客户的心思,不知道为什么上午的太阳说变就变成了下午的阴云。天晓得那个时候对我的心理是一种多么大的折磨和考验,职场的水深自那时开始体会...我们那时的客户都是国企,里面[......]

Read more